慢生活

夜鱔 盪開浮藻漂去陳跡

作者:朱於雲

發佈時間:2021-08-24 07:46:25

來源:西安晚報

芒種時節,正是插秧季節,農田一平如展,淺水覆泥,也就到了夜鱔的日子。

夜鱔,少不了三樣工具。火把,取一段兩三米長的直竹,削掉一端竹節,裝上煤油或桐油,用舊棉布做燈芯,燃燒時間長,光照面積廣;鱔鉗,取一段四五十釐米長的上了年份的直竹或楠竹,剖片三塊,去節削平,刻上鋸齒,製成灶火鉗狀,咬合力強,還可作為安全防衞工具;笆簍,用直竹篾編制而成,煙壺形,肚大口小,系在腰間用以放置鱔魚。半天忙碌,萬事俱備。晚飯過後,約上堂哥和幾位發小各自備齊工具,向井安溝的冬水田進發。

初夏的風,温暖不燥,裹挾着院子裏月季花的幽香,飄蕩在回龍灣。我們爬上東面的山坡,來到井安溝,是一片平地,玉米、青草、樹木都被月光整理成一派柔和,青蛙、蟋蟀合唱着我們熟悉的旋律。井安溝因井而得名,井水四季豐盈,汩汩流淌,潤澤了上百畝冬水田。我們迫不及待地下到田裏,橫向分散開來,各自負責二三米寬的水域。

月明星稀,水田顯得格外清透,一目瞭然。那鱔魚説來也真是奇怪,原先徜徉在清水下面覓食的,當見到火把亮光以後,竟靜止不動了。於是,一條條大拇指般粗細的鱔魚,便乖乖地進入了我們的笆簍。那時,農田裏鱔魚很多,個把小時下來,每個人都有了幾斤的收穫。堂哥拿捏好了時間,鳴金收兵。大家夥兒意猶未盡地上了田坎,一路嘻嘻哈哈地踏着月光。

回到家,大人們面對這些活蹦亂竄的鱔魚,沒有半點驚喜——鱔魚烹飪耗油,但也會挑選出來幾條個頭兒特大的抹上適量泡菜鹽水,包上荷葉放進灶膛中,蓋上紅紅的柴灰,烰上半小時,“叫花盤鱔”便成了。“叫花盤鱔”皮脆肉鬆,鹹香可口。小夥伴們圍坐在一起,彼此分享,有時連荷葉皮也吞了下去。

今夏回到老家,又來到回龍灣東面的山坡,看一看井安溝。撥開一人多高的雜草,一陣嘻嘻哈哈的説笑聲,彷彿從久遠的舊年水邊走來,一層層,盪開浮藻,漂去陳跡,滿是温良的月光。

責任編輯:高佳雯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lk.qilanxiaoz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