羣眾創作

被蜇記

作者:馬未都

發佈時間:2021-08-24 07:41:07

來源:西安晚報

週末去鄉下休息,傍晚時分在路邊散步,路是正經的馬路,乾乾淨淨,路邊的冬青由於近日雨水充足綠油油的。正當我愜意地與朋友信息聊天時,一隻馬蜂毫無徵兆地衝向我的左手,沒等我反應過來,重重地蜇了我的手背,差一點兒讓我扔了手機。緊接着一團五六隻馬蜂向我快速襲來,黑黃相間的身體看得清清楚楚,我心裏清楚,只要我逃跑,必定跑不過馬蜂,再捱上幾下蟄稀鬆平常,我假裝鎮定地側身緩步離開,那一團馬蜂才悻悻然離我遠去,罵罵咧咧地丟下一句罵人的話。

我趕緊從褲兜裏掏隨身常帶的佛靈油,這東西是越南產的,記憶中也管馬蜂蜇,反正蚊蟲叮咬抹上肯定見效。我把這神油滴在馬蜂蜇處,眼瞅着被蜇處紅腫了起來,我馬上在傷口上吮吸了一下,藥味蜇嘴,又辣又苦,然後吐掉,再又上藥幾許,忙不迭回屋叫老婆開車去醫院處理。

路上我先上網查“被馬蜂蜇了怎麼辦?”完全是個笑話大全,告訴我的方法都屬於相聲創作。第一個方法是,用小刀切開傷口排毒;慢説我有沒有勇氣切開手背,此時此刻我上哪去找合適的刀,莫非使用菜刀?第二個方法是打120急救,我不知打120是否會被急救中心視為搗亂,再説等120跑到這郊外,手已經腫成饅頭了;第三個方法是如果馬蜂還在追,就馬上跳進河裏,沉入水中雲雲……我又在頁面上翻了翻,居然連馬蜂蜂毒屬於酸性還是鹼性都莫衷一是,此時才發現臨時抱佛腳沒有啥用,好在醫院馬上到了。

這是小區的社區醫院,門臉相貌説得過去,但室內昏燈闇火的,一位護士坐在接待台前無所事事,我進門就説被馬蜂蜇了,找誰?護士倒也回答乾脆:“我們處理不了,您趕緊去正經醫院。”言外之意這裏不正經。我二話沒説,出門就找“正經醫院”去了,幾經打聽,不算太遠,一家某著名醫科大學某某著名醫院赫然在目,這醫院城裏有一家,沒想到這郊外也有一家,於是乎掃健康碼,測量體温,戴上口罩快步進了大廳。一進大廳,三五醫務人員看我步伐急速,忙問看什麼,我説被馬蜂蜇了,並把傷手給他們看,誰知他們竟一臉難色,馬上催促我再度轉院,説,這個我們醫院看不了。

這實在出乎我意料,這是郊縣,夏秋之季被馬蜂蜇一下子應該常見,“六月蜜蜂七月蛇,八月馬蜂惹不得。”馬蜂蜇人有輕有重,輕則疼一下子了事,重則可能讓人喪命。這麼大的醫院對馬蜂蜇居然束手無策,這樣有時會耽誤了生命。我無暇與這家大醫院掰扯,立馬上車又去了老牌的區醫院。

進了區醫院,顯然不一樣,有一位導醫引導我掛號交費看醫,急診外科也真能扛事,一個青年男子手上有一口子,醫生用消毒水為之清創,疼得他齜牙咧嘴;另有一位壯年漢子,滿頭鮮血,上衣大部分染紅了,口中不停地大喊:“離婚!離婚!”滿走廊的人都側目而視,一個女子不停地撫慰他。我心中想,離婚應去民政局啊,這醫院只管包紮。

輪到我了,先量了血壓,從來沒有那麼高,醫生説是應激反應,無礙;本來蜂蜇處不怎麼疼了,那個男醫生連問都不問,用力按住蜂蜇處周圍,疼得我差點兒也喊離婚,他淡定地看了我説:“沒有刺,沒事。”並告知我兩點:“一,如果回家後身上其它地方出現腫塊,馬上返回醫院;二,如果喉嚨不適,也馬上返回醫院。”我點點頭,想起前些日子看見的馬蜂蜇死人的新聞,心中不寒而慄,然後取藥回家,結果沒抹沒吃。

人生總是福禍相倚,只是不知哪個先來而已。好好的週末,讓一個小馬蜂調戲了一下,打亂了節奏,領略了現代城市的人間百態。原以為的方便其實都不方便,大醫院看不了小馬蜂,幸虧我隨手帶着的應急佛靈油,這東西越南產的,越南暑熱悶瘴氣大,毒蟲肆行,人家積幾百年經驗的小藥,還是真靈,我連續抹了幾次,居然第二天下午再摁蜂蜇處沒了感覺,讓人感慨文化傳統的魅力。

責任編輯:高佳雯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lk.qilanxiaoz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