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生活

山西省介休市張壁村

古建築羣煥發生機(美麗中國·傳統村落)

作者:喬棟

發佈時間:2021-08-23 10:12:21

來源:人民日報

位於山西介休東南10公里的綿山北麓的張壁村,以軍鎮遺留聞名。目前村內已發現的隋唐地道、明清民居等文物古蹟,成就了張壁“明堡暗道雙城子,堡垣廟院博物村”的美名。

張壁之美,首先得於地勢山形。

若從空中俯瞰,從太原城出發,一路向南百十公里範圍內盡是平川——這是“表裏山河”為數不多的平原谷地。百公里後,呂梁與太嶽兩座大山陡然挺立,張開雙臂近乎連在一起。而山西省介休市的張壁村,就位於這平川與大山連接處的山腰上。

初見

九曲十八彎,起伏藏古建

張壁村並不大,方圓只有0.1平方公里,卻自成一城。城牆外圍的黃土外殼,如同披着一層褶皺皮膚,沿着南門土牆行走,手指與積澱1600多年的夯土接觸,似能在此劃開一道時光蟲洞,今人在這邊,古人在那頭。導覽人員介紹,這10米高的土牆,飽經千年風霜,已然削掉十數米,若在古時,萬難進攻。

南城門為明嘉靖年間重修,多采取石塊夯築,在陽光照射下,黑黝黝地發亮。走在石塊上,明顯感到足端分力不勻帶來的凹凸感。

且慢進門。身後有一處關帝廟,獨特之處在於坐南朝北。右轉拾階而上,魁星樓佔據了東南角的高點。在此憑欄四望,古村的半邊盡收眼底——城內的民居頂部如同一扇扇張開的翅膀,北方民居,屋頂結構多以普通捲簾頂為主,灰瓦灰牆,顯得整齊而大氣。

南門進來,明亮、逶迤的長街豁然出現,街石向兩邊撐開,一條一條呈魚骨狀排列,又似枯藤伸展,將身體緊緊吸附在土層裏,緩慢有序地上升。此街貫通南北,是古村的中軸。以此為界,東、西又分別有三四條巷子。

看似經緯分明,但若徒步其間,常容易迷路。“高低起伏是重要原因。”據張壁古堡旅遊公司辦公室副主任續曉燕介紹,所謂“張壁點燈、介休看明”,古城南高北低,相差30米,這中間的落差,也體現在古城的街巷,加上巷子又多有支巷——“裏”,“排列組合”下來,便有了“九曲十八彎”的感覺。

村子不大,但古廟就有21座。“空王殿”從外看便令人眼前一亮,門口的“孔雀藍”琉璃碑堪稱一絕,數百年不失其色。陽光直射下,“孔雀藍”鮮豔欲滴,與殿頂的琉璃構件交相呼應。緊挨着的廟宇,其木雕是元代古建,雖因年歲深遠而略有變形,其複雜紋路與精美雕刻,仍然令人神往。

在古村北部的“貯香瓢”泡一杯清茶,眼前的碧潭偶爾蕩起一陣漣漪,遠處的綿山聳立。

古村還有一個亮點——地道。建成時間可追溯至北魏時期。歷朝修復下來,3層地道共計10公里長。沿着中間一層彎腰低頭疾行,這中間,藏兵洞、通風口、伏擊口等多處機關暗道,頗有探索未知祕境的驚險。10多分鐘後,西出口的光亮在眼前,出口下面即是數十米深的懸崖,現在已開發成完備的滑道等遊娛設施。

歷史

軍鎮為其身,星圖築其魂

有人認為,張壁最初是作為軍事要塞存在,這從千年地道便可窺得一斑。

地處太原盆地的最南端,張壁、介休城、雀鼠谷呈三足鼎立,汾河水在其間逶迤南下,侵蝕出一條約70公里的狹窄通道。“這裏一旦失守,北來的軍隊可以魚貫進入汾渭平原,直通長安、洛陽。”深耕張壁文化多年的張壁古堡旅遊公司副總經理王艾元介紹了歷史上發生在此的戰役:“雀鼠谷一戰,奠定了唐朝開國的基礎。北周滅北齊,也是以在此的戰役為分水嶺。”

由於特殊的地形位置,張壁是古代屯糧的絕佳場所——三面環溝、南部靠山,確是建立要塞的場所。至於始建年代,學界一直有兩種説法:一是從城牆土築工藝研究細處着手,斷定為十六國時期後趙刺史張平所修“三百塢壁”之一;還有一種觀點,從《後漢書》所載“介休東南二十里”判斷,是建於北魏時期。

“兩者相差100多年。”王艾元更傾向於第二種説法:“雖然各有各的道理,但如果處在十六國的亂世,很難找到專業‘人才’來設計張壁古堡。”

2009年,王艾元作為旅遊公司的負責人,在村裏整整住了11個月。“當時主要做的工作是摸清文物數量,進行旅遊開發可行性調研。”每天他都會沿着南牆走一圈,很快,土木工程出身的他覺察到了異常:“古村南門外地勢開闊,為何不取直線,而是修出了一道弧線?”

2010年一個春雨過後的早上,古村裏積攢了一個冬天的灰塵被洗刷乾淨。他漫步在紅磚路上,古村的賈家巷巷門洞口上的匾額“聯輝”二字映入眼簾。“這是什麼意思?”王艾元好像突然找到了一把密鑰:“如果時間倒退20年,沒有互聯網,我也不可能去搜索這兩個字。一搜索才發現,‘聯輝’二字源於中國古星宿,‘奎壁聯輝’是指‘奎’‘壁’星座相交,出現昌盛吉祥的天象。”

進一步搜索下去,“奎”座的星圖出現在屏幕上。王艾元盯着看了一會,腦中突然電光石火般閃出一個想法。他打開張壁村的衞星地圖,不斷放大、再放大,“‘奎’座的星圖輪廓,不就是張壁村的外形圖嗎?《晉書》記載,‘奎木狼’是‘天之武庫’,不正是屯兵之所嗎?”

找到突破口後,許多疑問不斷解開。村內有一棵千年古槐,號稱“六郎”,曾與其他5棵樹並存。據村裏老人回憶出的6棵古槐的位置,連起來正好與“南斗六星”——鬥宿星座一致。不僅如此,村裏的11口水井,以中軸線分為東3口、西8口,分別與“心宿”“畢宿”對應,“不是簡單的圖形對應,而是方位、數量、連接形狀一一對應。”

“只有最初作為軍事城堡存在,才會有如此玄機藏在其中,我傾向於張壁村建於北魏時期。”王艾元説,張壁村也因此被稱為“星宿”村、“星空之城”。

傳承

文物煥新生,古村覓鄉愁

作為一個融軍事、居住、生產及宗教活動為一體的古堡,張壁村集中了隋唐地道、金代墓葬、元代戲台、明清民居等許多文物古蹟,特別是隋唐地道、劉武周廟、琉璃碑等為張壁獨有。2006年,張壁村成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2009年,當地企業成立旅遊開發公司,整體“打包”開發張壁村的旅遊。剛接手時,王艾元等人頭緒尚未理清:“與開發自然景觀不同,這不是簡單地配套旅遊設施就行。眼前的許多古建築,首先面臨的問題是‘生存問題’,其次才是‘開發利用’問題。”

當時村裏的二郎廟一側牆壁快塌了,明清壁畫也面臨損毀。投資方董事長路鬥恆做了一個決定:“只要是古村的東西一概不能動,少了一片瓦也得讓我知道。”

這樣的風氣下,古建築的流失問題得到解決,但修復問題怎麼辦?“嚴格按照文物部門的流程,選取有資質的古建築維修公司來修復,資金則由旅遊公司承擔。”

10年前,在古村靳家巷5號院,清代古院落緊挨着幾間白色瓷磚的現代民房。“一個古建築,緊挨着一個現代房子,看上去就覺得不協調。但10年前,這種情況挺普遍。古村旅遊開發,‘以羣成勢’很重要。”王艾元説,旅遊公司提出了“整體保護”的概念,並先後投入兩億元進行移民新村的建設和搬遷。

儘管張壁村早早入圍“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但“164個古院落中,只有21個列入文保範圍。其他眾多古院落多修建於民國年間或新中國成立初期,有一定的歷史價值。”在整體保護開發的過程中,旅遊公司也注重將這些“邊緣户”院落一一修繕。

現在的張壁村,正如遊人們看到的那樣,傳統風貌得到有效保護,新修設施亦不突兀。利用閒置的院落,張壁村定期舉辦不同主題的展覽,並開闢出民間非遺“幹調秧歌”的傳習所。逢年過節或寒暑假時,這裏就更熱鬧了:學校組織遊學團隊來此,接受傳統制醋、農耕文化的洗禮,並參加中華傳統文化射箭比賽等。

張壁古堡的名頭越來越響,先後獲得“中國十大魅力名鎮”“中國歷史文化名村”“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傳統古村落”等稱號。2017年,山西省在“文明守望工程”裏提出“文物認養”的辦法,鼓勵社會資本通過“認養”文物,對其進行保護與利用。而啓動儀式,正是在張壁村舉辦。

夜幕降臨,住在張壁村內的民宿裏,萬籟俱寂。視野好的時候,舉頭環望天幕,星辰遍佈。張壁村的古建羣靜默駐守,似巋然不動,卻已煥發生機。

■遊覽貼士

張壁古堡位於介休市龍鳳鎮,毗鄰大西高鐵、大運高速、108國道。從太原駕車出發一個半小時左右到達,也可乘坐高鐵從介休站下車,接駁方面有市區至景區的旅遊專用公路。景區與平遙古城、喬家大院、王家大院之間的旅遊線路成熟,有多趟旅遊大巴轉接。

從張壁村向南直行20分鐘車程便是綿山景區,這裏風光旖旎,是欣賞太嶽山風光的好去處。

若以參觀古建築為主,張壁村有關帝廟、魁星樓、真武廟、空王殿以及二郎廟等,這些古建多重修於明清,體現了民族融合與地域特色,值得玩味。

若是以參觀古村風貌為主,則可以從魁星樓下來後在校場逗留片刻,從地道貫穿至村西絕壁處。地道一般建議走中間層,開發程度最高,亦能體驗完整地道風貌。地道出口下方是地道索道等現代遊樂設施,在接受文化薰染的同時,也可在此放鬆心情。再往外走,有一個線路約2公里的徒步小循環,沿途可參觀黃土地農耕場景及自然風光。


責任編輯:車孟瑩

更多資訊,下載羣眾新聞

陝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羣眾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複製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21 by lk.qilanxiaoz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